我是个平凡人,却总向往诗与远方。

  编辑荐:眼前的路或许波波折折,心之所向,难到至。我想我还是向往内心的一方世界-与你浪迹天涯。

文/深海里的时光

  我想躲在夏的清凉中,看太阳慢慢下山,隐去内心的烦躁。从日光的拉长到影子的缩小,那棵长在春天里的小草依旧还是之前的高度。我想抬头就能看见远方的天空,鸟儿飞过之际,划过眼前是白衣盛雪的你。也想摒弃所有的烦躁感与压抑感,想把美好的事物在眼前多停留几秒,而浮世里的变化莫测,又是如下雨前的闷热窒息。

 

  繁华深处,夏雨如丝,常去的铁路边,夏花在尽情地绽放。着一件朴素的裙子,牵着你的手,在石子路漫步。这个时候,黄昏点点,逢上几朵不知名的野花,拍几张图片留作记录。在桥边席地而坐,看流水、听蝉鸣。时光静美,靠在你的左肩,不去想着生活中其他烦忧的事情,与你只聊文字中的清淡与喜欢。想把这份清淡的心写在时光的甬道里,你我还是你我,路边的的野花有凋谢的那一天,而我字里字外的你却是永恒的模样。我时常听的一首歌《你是谁的白衣少年》,每当打开时,你说你是我的白衣少年,你说你要带我浪迹天涯……

  我是个平凡的人,可有时候我总忘了自己是个平凡的人,很平凡的那种。

  以往的日子,静悄悄地写在纸上,任凭你怎样迈出步子去重拾,那时光流逝,后知后觉,景早已变换了模样,那些与你走过的昨天,透过时光,仿佛很近。可能这段时间里的我做什么事情不是那么顺利,话语不多,但是在你的面前还是一只可爱的小云猫。前些天看完朱淑真的词,年轻时的她遇到她心仪的少年,在那个时代由于种种因素而没能长厢厮守。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在如今这个时代遇到一个互相懂得的你,在遇到喜欢的事与物没有条框的约束,我想这就是最好的了。

   
一直以来我都向往远方与诗的生活,浪迹天涯,放荡不羁,以梦为马,以路为生,不期望像大冰书下的赵雷那样洒脱,浪迹江湖,从不被束缚,做着自己喜欢的一切事情。也不期望像马頔或其他以诗人为首,写文作曲,文艺气息于一身的人,我只希望在这个世界(或者说成在中国这个现代化以物质为首,精神信仰次之的时代,可能更恰当一些)自己不会被物质约束,也没有太多的牵绊,能说走就走,随时随地可栖,不论黑夜白昼为何时,不论遇到何人何物都能随心而行,不论是否有依靠,又能否得到认可都可不为外界争议所绊住,而随时着手而作。(可诗与远方的自由总带着前提,而这个前提又有多少人能够满足?)

  小池边的荷花,开了。喜欢荷花是很多年前的事,直到现在,而与你一起赏荷,看荷影水浮,是最开心的事。盛夏的时光是凉快的,风拂过,近山水清。三月树上挂满了桑葚,你爬上树给我采摘了好多果子。四月路过小区批把橙黄的,你爬上院墙给我采摘。五月山上的李子熟了,你跑到山坡给我采摘,虽然有的果子有点酸,但我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甜。你说你喜欢我写的《八月,荷开》,我好几个月没写字了,你督促我别放弃写字。之前的每篇文章在心里酝酿了好久才去写,而写关于你的文字,我却提笔就有好多文字跃上心间。闭上眼睛,看看我们走过的地方,庐州的大街小巷都有我们的足迹。未来的每一天,我也曾有畏惧感,每次你的安慰与鼓励,我只有向往感。有一种陪伴,是我文字表达不好的,那是有你的陪伴,我几乎没有忧伤的心情。去过彼此都喜欢的古巷,看过庐州白雪,走过烟雨画桥,为彼此都写过文章,吃过庐州美食与对方做的菜,一起种的枫树长了好多新叶。原来爱情的样子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欢欣,这便是爱吧。

   
我一直以为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这样的人,可能渴望太久,不由自主的就想靠近想象中的那种自由的生活,所以我在写字,也在渴望所有诗人,童谣歌手生活中的故事,我羡慕,也嫉妒,可我始终还是我,平凡又普通。

  夏天突如其来的雨滴声,窗外的步伐声,翻看你给我买的《秋千架》,泡上一杯你送的“皓月飘雪”(茶名),时光安然,夏季浅淡。生活的模样还是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过法,我只羡那些院子里种满花草菜的人,若干年后,我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院子是幸福的,你可以种花种菜。写字泡茶,和一个相似的灵魂,耕云种月。

   
我写着文字,听着童谣,看着纪录片,想着自己也在浪迹天涯,以梦为马的路上。我写着文字,听着童谣,看着纪录片,我不在浪迹天涯,以梦为马的路上。

我在哪呢?我在现实里,在这个平凡又普通的现实里。为什么呢?我只有牵绊,没有梦想,更没有信仰。所以我没有那样文艺的模样,没有那样洒脱的心脏,我只能是我,平凡又普通。

  词半阙,风度翩;时光短,唯有你;浅听光阴,细写流年。庭前煮忆,花下煮茶,这便是安然的内心世界吧。我想与你浪迹天涯,于山风处,拂去尘事;我想与你浪迹天涯,于自然界,静待花开;我想与你浪迹天涯,与四季更迭中,看夕阳西下。眼前的路或许波波折折,心之所向,难到至。我想我还是向往内心的一方世界-与你浪迹天涯。

   
我是一个希望有诗与远方陪伴的人,我是一个平凡又普通只能写字,却又总写不好的人。

    罢了,我只是我,平凡又普通,这可能才是真的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