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散文诗

  我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逐渐喜欢上这寂静的夜,喜欢这缥缈得看不到另一端的想念。这座喧嚣的城市似乎只有在晚上才能变得不那么浮躁。相信那座城市也是这个样子。

  不作评论,也不谩骂

在许许多多的,我并不擅长的问题上,我总是头脑不够清醒,找不到正确的答案,即使问题看起来似乎有着再显然不过的答案,我也仍然是选不对。呵呵,于是变得很懒,懒得再去想问题有着什么样的答案。

  像个观看故事的过客一般

白天的工作很杂乱,好在常常会有一束美丽的阳光飘落到我视线里不太远的地方。

  终于是将自己置身事外

最近总是在公司留到很晚,处理完工作,其实也只是带着耳机坐在这里听音乐。

  城市的霓虹灯

夜夜夜夜 歌手:齐秦 词 熊天平曲 熊天平
想问天你在那里
我想问问我自己
一开始我聪明结束我聪明
聪明的几乎的毁掉了我自己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music)
想问天问大地
或著是迷信问问宿命
放弃所有抛下所有
让我飘流在安静的夜夜空里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你也不必牵强再说爱我
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
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
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我不愿再放纵
也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我的梦
我不愿再放纵
也不愿每天每夜每秒飘流
也不愿再多问再多说再多求
我的梦

  掩盖了花开时候的色彩

  一滴雨水滑落

  拉开了这方夜的序幕

  流浪的歌手

  开始吼起一首不知名的歌

  他竭力的投入进感情

  才发觉与周围格格不入

  像个小丑一般的

  滑稽却又无奈

  梦想究竟是什么呢

  开始没有人能够说得清

  夜的第七章响起

  俗世的人开始与酒相拥

  眼不见这山河的秀丽

  话不尽这流水的悲歌

  又待车流穿过了喧嚣

  一方尘世已逐渐清冷

  开始无从言说我爱你

  倘若我还爱你

  便就等到寒冬的腊月

  等到叶子已逐渐枯黄

  等到所有的记忆都已遗失

  倘若这风中已几多驳杂

  当最后一个弦音落幕

  歌手背着行囊开始离开

  北方又吹来了一阵冷风

  连这丁点的足迹都要拂去

  喧嚣在城市回荡

  岁月已近三十有余

  我问他渴望什么

  他说孤独与酒

  清茶与烛火一盏

  回眸之时又添新痕

  他问我想要什么

  我说美人与家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网址,  ……

  散文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