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铁山公园

  这两年,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七点左右,我们会准时回到家里做早饭,吃完早饭各自忙活着上班挣钞票去。

=

  现在我和妻子每天清晨起床后,想不出门去散步都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只要我们夫妻俩还没有什么起床的动静,我们家的老黑长大了,它就会不客气地用它的那两只小熊掌似的前爪子使劲地砸屋门不说,还要朝着屋里汪汪汪,汪汪汪,啊呜啊呜的乱叫唤,一直叫唤到我们开开屋门,牵着它走出院子大门,它才肯乖乖地安静下来。

谈到都市,人们可能最先想起来的,就是那些林立在柏油马路左右的高楼大厦,遮天蔽日,在太阳的辉映下,显得格外高大,。

  老黑已经长得虎头憨脑的了,它除了肚皮下面有几十根细细的白毛之外,全身上下都是黢黑黢黑的长毛,油光锃亮的,可以说是人见人爱的一只小黑狗。

城市总是苏醒得太过早。昨夜的浮尘还未来得及归于平定,就以忙忙碌碌的脚步打破了清晨的寂静。昏暗下的路灯似是仍有昏黄色的灯光要透出来,细看时却是晨曦的折射。并没有太多人会注意到这样的场景。年轻的白领裹着风衣在街边等待公车,妆容精致却遮不住满脸沉重的倦意。轿车一辆又一辆在人们面前呼啸着过去。里面乘坐着的是这个城市里略微富裕于其他人的,但是依旧每天疲于奔命的中产阶级者们。而这个点上,通常不太会出现“上层人士”的影子,可能是他们傲慢的姿态与这个社会不相衬托,也可能是太过傲慢。行于在这快节奏的街道上的更多的,是牵着孩子上学的母亲,玩命似的一路狂奔的害怕迟到而扣掉全家人赖以生存的薪酬的公司小职员,骑着电摩打算出门办货的店铺大叔,等等等等的社会小角色——虽然是小角色,但是却对这个社会起着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路边的早餐小铺永远人满为患,拥挤着等着买早餐的人群,招揽顾客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所幸老板娘早练就过耳不忘的神奇本领。其实哪里不是拥挤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公车站、地铁、超市。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城市每个角落。一批又一批的人像货物一样忙于被装卸着。整个城市有如一个繁忙的空壳,每个人都做着自己口中最重要的事。大家都在奔忙,奔忙着各自艰难,却又充满乐趣的生活。

  老黑一天到晚没个老实气,调皮有趣的很,它对我来讲已经不是一条普通的狗了,它已经是我的朋友了,没有它在跟前陪伴着我,有的时候我会觉得生活挺枯燥乏味的。这几年,我寂寞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乐趣。我烦恼的时候,老黑给了我许多安慰。我高兴的时候,老黑又给了我许多憧憬。总之,老黑已经是我们家里生活当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主要成员了。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繁华的外表永远是靠时间累积出来的。

  前些年,我对铁山公园这个闲散的社会圈子没什么好印象,什么谁谁谁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已经被抓起来了,什么某某人,最近勾搭上某个局长发财了,什么哪个市长睡办公室主任的老婆,把人家的的老婆睡死在床上了……总之是什么五花八门的社会奇谈、花边新闻和官场腐败的事情,几乎都是从铁山公园这个休闲娱乐场所里流传到社会上来的,比大菜市场里的那一些小商小贩的八卦小道消息都八卦。可挺滑稽的事情是,有许多社会上的八卦小道消息,让人们传来传去的,最后竟然都给传成了有理有据的真人实事,真是令人们不可思议。我们这个高速发展市场经济的大千社会,有许多事情,许多问题,只要是用心地去琢磨琢磨,也还真是挺荒唐,挺可笑的,挺悲哀的。

事物永远离不开根基

  我和妻子每天清晨带着老黑在公园里散步,遇到眼花面熟的人,双方的眼睛相视了,我便朝人家微微一笑,就算是打招呼了。遇到挺熟悉的人,我也顶多就是张嘴说句:“来了。”朝着人家礼貌地点点头,笑一笑。我不愿意和一些眼花面熟的人多接触,也懒得开口和一些点头朋友说什么话,但我的耳朵、眼睛和思想,哪一天也没有闲着,这倒也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告别了年迈的爹娘,拥别了读书的儿郎。背起简单的行囊,走出熟悉的村庄……”

  最近这些天,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较为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每天早晨,铁山公园里那一些来来来往往,二一伙,三一群的人流当中,竟然没有几个是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名气,亦或是曾经有过什么社会地位、有过社会名气的大人物。这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真的就像一些老百姓所说的:“有些当官的退下来之后,没有几个人愿意搭理他们,因为他们掌握实权的时候,做的缺德事实在是太多了。那一些缺德人物退下来之后,都不敢轻易的在公共场所里走动,这不仅仅只是他们没有什么老脸皮来见一些故人,主要的是他们害怕有什么记仇的人嘲弄、报复他们……”

每一个在城市生活的人,都应该带着一种感恩的心态看待农民工的劳动,因为他们的辛勤劳动,才铸就了城市不计其数的钢铁大楼,以及更大规模的建筑群体。即使有如此重大的功绩,农民工在社会上的真正地位却还是轻于鸿毛。据统计,从1950年至1996年期间,中国农民为我国工业化和城市化提供的资本积累总额约占我国全社会资本存量的2/3,细算起来这将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正是这种“原始资本积累”撑起了改革开放与经济跨越的坚实基础。时至今日,亿万农民兄弟洗腿上岸,放下锄头穿上工装,成为工人阶级队伍新成员、产业工人重要组成部分和主体,他们还在以低工资为城市发展提供资本。有一组很有说服力的数字就是:2005年全国城镇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达到1.84万元,北京等地甚至超过3万元,而各地农民工工资尚不及其机关事业单位平均工资的1/3,在沿海发达地区甚至出现10年未涨的怪现象。拿农民工的“口中食”换取低成本发展,放在过去尚能说得过去,但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

  铁山公园里的这种社会怪现象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可自从我发现了铁山公园里这个社会怪现象之后,心里头挺不是个滋味的,仔细的寻思寻思,浑身上下都有点凉飕飕的感觉。有的时候,心里就好琢磨着,难道社会市场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当权者和老百姓的社会关系就会越恶化吗?中国社会阶层关系难道真的就会这样继续演变、发展下去吗?社会各个阶层人的贫富差距拉得再大一些的时候,这个社会又将会是一种什么景象呢?

廉价不是农民工劳动成果的永久标签。工资是对物化劳动的一种价值衡量,社会为农民工劳动支付的报酬,寒酸得让人脸红。就拿对农民工相当“慷慨大方”的浙江企业来说,79.7%的农民工月平均工资在800元以上,听起来不低。但这绝不是一周工作5天、一天工作8小时的劳动报酬。中央党校的学者在浙江一家拥有5000多名农民工的大型民营企业调研发现,农民工每月只有一天休息,每天工作10个小时。由于实行计件工资,农民工要多挣钱就必须延长工作或者加班的时间。假如按《劳动法》规定的工作时间干活,拿到的计件报酬肯定达不到最低工资标准,甚至吃饭都不够!

  三十多年前,邹城市就是一个古老的自然大村落。那个时候,县城里是一条马路三盏灯,一个喇叭震全城,东南西北去散步,转了一周圈,用不了十分钟。多少年来,一年四季,每个月阴历的初一、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是老百姓赶集的日子,赶集的人全都集中在今天的岗山路的中路上。

图片 1

  现在,我的脑海里还依稀地记得,那个时候的岗山路,路面宽不足三米,长不到一里路。集市上人山人海,有赶着羊的,有牵着牛的,有抱着鸡的,有提溜着花生米的,有担着热豆腐的……老百姓们在集市上相互交易的既公平又热闹,可那种热闹的,朴实的集市情景,就是让人们闻不到城市的滋味,看不到城市的影子,更想象不出来现代化的城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繁华景象。

图片 2

  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来,邹城市的城市基础设施和经济文化建设速度之快,几乎超过了过去几千年社会发展的总和,可以说是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大变化。但同时,各家国有银行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有意无意地在社会上培植、催发了一批又一批善于投机,走偏门的大富豪。时代跃进的过强张力,给许多老百姓都带来了巨大的焦虑和错位感,弄得一些老百姓似乎是找不到了人生的方向,导致了社会上怀疑主义和犬儒主义的盛行,这不能不说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图片 3

  邹城市的南部,有风景秀丽的唐王湖和以奇石、古松、云海闻名于世界的峄山等等旅游风景区,以及全国最大、国内综合节能和环保水平最高的燃煤电厂之一的,华电国际邹县发电厂。旅游风景区和发电厂,这些年来给邹城市的经济发展注入了许多活力,富裕了一方百姓。

图片 4

  邹城市的北部,是大小不一,高矮不同,连天成片的塑料大棚,大棚里面一年四季如春,人流不断,尤其是双休日,逢年过节的时候,到大棚里来采集草莓、西红柿和各种类蔬菜的人络绎不绝。梨树、杏树、桃树和樱桃树,各种类果树各自成园,各个大棚区和果园里都建有大大小小的农家乐饭店,男女老少的欢笑声天天不断。

图片 5

  邹城市的东部,有京福高速公路和京沪高速铁路,还有比杭州西湖水质都清澈、都秀丽的孟子湖,以及成片成片的高档豪华住宅区,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办公大楼,商贸娱乐区等等现代化的建筑群。

图片 6

  邹城市的西部,有全国特大型企业,兖矿集团的工业区和绿树成荫,风景如画,成片成群的居民住宅区,以及几处大型的农贸市场、商务大楼……

图片 7

  邹城市的南外环、北外环、东外环、西外环,市内市外,条条公路有绿带。国道104公路、京沪铁路穿越在城市的正中间。大车、小车、摩托车,电动车,五颜六色,一天到晚川流不息。条条大马路四通八达,通往全国,通向全世界。

图片 8

  邹城市市内方圆几十公里,高楼大厦林立,一座座冲天商场,一处处娱乐中心,一片片市民住宅楼,几乎是一夜之间平地而起。这一些

以上是我所搜集的一部分农民工生活的图片,只是一部分。却揭露了现在农民工的真实生活。每天有不计其数的农民工兄弟离开岗位,却又有不计其数的农民工兄弟初上“战场”。

  现代化的豪华建筑物,让人们眼花缭乱,心潮澎湃,遐思无限。

每天沉浸在茶余饭后的欢愉之中,谈论闲杂的趣事,品味着浓郁的咖啡,尝着口中七八分熟的牛排。工作岗位上的农民工却拿着早晨妻子给自己准备却早已冰凉的饭菜,或是食堂里无任何味道及营养的大锅饭。这就是差距!

  这两年来,每天清晨我和妻子都喜欢领着老黑爬到铁山顶上去休息一会儿。在那期间,我总是爱站在山顶上那块光滑的大青石上,眺望我们这个古老而美丽的现代化城市。有的时候,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情实景,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白日梦,是不是自己的一种幻觉,总感觉着仿佛是一夜之间就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繁荣的大都市。

当早晨的朝阳还未升起,人们还在陷入甜蜜的酣睡时,农民工却早已站在工作岗位开始了一天辛勤的工作。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铁山公园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散布社会负能量新闻、传播小道消息的发源地了,也很少有人在公园里打听、过问社会上那一些令人好笑,又让人愤慨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很少有人再来讲什么张家长李家短,老头子找小姑娘,大妈睡小伙子那一些庸俗无聊的故事了。公园里松树林的空地上,野花草丛中,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上,九曲十八弯的青石盘山道……到处都是打拳舞剑,吹拉弹唱的人,人们所交谈的一些内容,几乎不外都是围绕着怎样调节出好心情,怎样锻炼出健康的身体,如何好好享受生活。这里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单纯了,人情味也自然而然的就醇厚了,现在这里简直就是一处民风淳朴,热闹又温馨的世外桃源,在这个鸟鸣山更幽的公园里,任由人们尽情地说笑,玩耍,品读美妙的生活滋味。

风吹雨打早已阻挡不住他们工作的进程;巡考大地的太阳早已不是他们的对手;刺骨的寒风已经钻不透他们铁打的臂膀;漫天飘舞的雪花已经是他们在冬日里最熟悉的人

当一个农民工找不到去哪里哪里的路,你是否会施以援手?

当一个农民工 像个小孩子那样向你你询问高科技的东西
,如何如何用的时候,你是否会用心讲解?

当一个农民工没有地方居住 ,整日风餐露宿,你是否会让他借居自己的家里?

当一个农民工抬着沉重的货物运送时,你是否会助其一臂之力呢?

当一个农民工带着满身的臭味靠近你时,你是否会不与他远离?

······

如果你说:“我做不到,做不到”。那么你就应该想想,每天行走的柏油马路
是谁一点一点散出来的?每天乘坐的公汽,是谁一个一个铁皮拼接而成的?每天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房子,是谁一砖一瓦砌起来的?不用想,都是农民工!!!

如果你说自己拥有多大能耐,多大的事业,多么大的权力。不妨想一想是谁给你创造一番令人瞩目的事业的环境与条件。

还有的人会说:“这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后果,像小时候不认真学习的,多了去了。”如果你这么认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不是自己不认真学习
,而是当时的社会不允许,不是成分不好就是条件不好,当时的社会比现在更加存在竞争,不是金钱竞争,而是生存竞争!不辍学,外出打工就会没有饭吃,不仅使自己,更是一家老小!

不要整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的思想永远是出于现实的,可能眼前的社会可能也并非真实
,但是永远都是农民工再独自中国建设这条大梁!

都市的本质就是这些农民工

无论何时请社会上的每一个人记住:城市离不开农民工,农民工也离不开城市!

祝愿每一个还在工作岗位上的农民工兄弟,一生平安!

注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